| 垃圾处理

侨银股份“异动”:多位股东拟清仓减持 控股股东质押套现?

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茹阳阳 吴可仲   时间:2021-06-07

头顶“环卫第一股”光环的侨银城市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侨银股份”)迎来多事之秋。

5月17日,侨银股份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陈立叶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职务;此外,今年以来多位股东拟清仓减持侨银股份,控股股东频频质押以及股价持续波动下跌等,引发市场及投资者关注。

“陈总离职主要是个人原因,跟公司目前的财务状况没有关系。”侨银股份证券部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控股股东质押获得的资金是其自有资金,并没有用在跟上市公司相关的业务上,且目前公司控股股东的财务健康情况良好。

股东拟清仓减持

侨银股份于2020年1月登陆深交所主板。公开资料显示,侨银股份主要从事城乡环境卫生一体化管理服务,主营业务涵盖城乡环卫保洁、生活垃圾处置、市政环卫工程和其他环卫服务。财报显示,其“城乡环卫保洁”业务的营收占比多年保持在九成以上。

刘少云为侨银股份董事长兼总经理,目前同时兼任公司财务总监,其与郭倍华、韩丹(刘少云与韩丹为夫妻关系,郭倍华与韩丹为母女关系)为一致行动人,通过直接或间接方式共持有公司股份69.17%,三人为公司实控人。

2021年1月9日,在侨银股份上市刚满一年之际,便收到了5位公司大股东的股份减持计划书面文件。

在该书面文件中,党忠民、阳军、黄燕娜、众优投资、信德环保在内的5位侨银股份股东表示,拟在之后的6个月内通过集中竞价、大宗交易、协议转让等方式,分别减持公司股份357万股、345万股、345万股、36万股和174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分别为0.87%、0.84%、0.84%、0.09%和4.28%。5位股东计划尽数清仓其所持的侨银股份股票。

与上述5位股东类似的是,侨银股份于2月4日再次披露减持公告称,江淦钧、柯建生、卓辉冠瑞3位股东拟分别减持公司股份795万股、795万股和88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5%、1.95%和2.16%,同样计划全数减持所持股份。

侨银股份2月25日、5月8日的减持进展公告显示,目前党忠民和黄燕娜已完成清仓减持计划,分别减持股份357万股和345万股;信德环保和众优投资分别完成减持271万股和5万股,部分完成减持计划。4位股东已实际减持合计近1000万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2.4%。

记者注意到,在侨银股份招股书“股本情况”中披露的13位大股东中,除与一致行动人相关的4位及大股东曲水瑞盛外,其余8位已全部计划清仓减持所持公司股份,合计逾53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近13%。

“这些减持的股东都是IPO前进来的,锁定期满进行减持是股东的一种权利,作为上市公司也会发相应的预减持公告。虽然当时披露的几位股东要全部减持,不过是否真会全部减持,还要看实际进展。”上述证券部人士向记者表示。

其进一步解释称:“股东方面希望减持,我们也进行了沟通。整体上股东们认为环卫行业的进入门槛和天花板都是比较高的,政策也支持行业的发展。目前披露减持计划的股东实际只减持了很小一部分,持股量较大的股东尚没有实际减持。”

变更招股书承诺

在侨银股份股东纷纷减持的同时,公司股价则从3月初的阶段高点23.64元/股,持续滑坡至5月10日的15.55元/股,较前期高点跌去超三成。截至6月3日,侨银股份股价为16.87元/股。

在此背景下,6月2日侨银股份公告表示,江淦钧、柯建生、阳军、信德环保、众优投资、卓辉冠瑞和曲水瑞盛在内的7位股东,申请变更其在公司招股书中做出的减持自愿性承诺。

原来,7位原始股东在侨银股份招股书中曾承诺,当采取集中竞价交易减持股份时,将在首次卖出的15个交易日前备案减持计划、并予以公告;减持计划包括拟减持股份数量、来源、减持时间区间、方式、价格区间、减持原因等,每次披露的减持区间不得超过6个月;在减持期间,公司发生高送转或筹划并购重组等重大事项的,同步披露减持进展情况,并说明本次减持与前述重大事项是否有关;等等。

不过,在此次申请中,7位股东拟删去上述与减持相关的披露承诺。

侨银股份方面表示,上述承诺系公司筹划首次公开发行股份时,在当时的资本市场环境下,股东自愿做出的严于法律法规要求的自愿性承诺,因此变更承诺并未违法相关法律法规,具有可行性。

侨银股份认为,相关股东如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股份,均需提前15个交易日预披露减持计划,实施减持存在一定难度,且上市公司频繁发布减持计划和减持进展公告容易造成市场认知混乱,不利于维护公司及广大投资者的利益。

上述证券部人士向记者表示:“申请变更的部分都是与减持披露相关的内容。之所以要进行此次变更,是因为原本这几位股东的持股比例都低于5%,按相关法律法规要求,上市公司这部分股东减持不需要进行相关披露。”

该人士还表示:“其实,从这些股东发布减持计划后,这段时间也可以看到对公司股价的影响是很不好的。很多小股东也打电话过来,询问为什么持股没有达到5%的股东减持也进行披露。”

“这些自愿性承诺,是因为之前的保荐机构(民生证券)希望这些股东做出的。但这些并非法定承诺,且目前造成公司二级市场股价较大的波动,所以公司管理层向交易所申请豁免这些承诺。”不过,该证券部人士向记者表示,此次申请还需近期的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后方能生效。

控股股东频频质押

与上述大股东的减持情况不同,作为侨银股份控股股东的刘少云和郭倍华,选择通过质押融资来套现。

早在2020年4月,侨银股份就披露了控股股东的质押情况。刘少云将所持的700万股、占总股本1.71%的公司限售股股份,质押给国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达到“个人融资需要”。

此后,刘少云于2020年5月、6月和11月,分别进行了多次股权质押,质押股份分别为600万股、820万股和3200万股,都用于满足个人融资需求。

进入2021年,郭倍华也开始质押其所持的侨银股份的限售股,其分别于当年1月、2月、4月和5月,质押股份1633万股、770万股、1392万股和1969万股,质押用途亦为满足个人融资需求。

在多笔股权质押中,值得注意的是,5月20日,刘少云进行的一笔涉及45万股公司股份的质押,该笔质押显示的质押用途为“补充质押”。

据侨银股份公告,截至5月29日,刘少云和郭倍华合计质押所持公司股份949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3.24%。

上述侨银股份证券部人士向记者表示:“控股股东质押获得的资金是其自有资金,并没有用在跟上市公司相关的业务上,且目前公司控股股东的财务健康情况良好。”

此外,近日侨银股份还增加了对子公司提供担保的额度。

侨银股份之前公告内容显示,2021年度公司将累计为子公司提供不超过6.8亿元的担保。不过在6月2日的公告中,公司表示随着业务量逐渐加大,在日常经营活动中对资金需求不断增加,拟在此前额度基础上增加不超过4.5亿元的担保额度。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被担保的公司中,侨银股份位于大连、湘潭和恩施的三家子公司,负债率分别为76%、99%和508%。

“恩施公司负债率很高主要是因为统计时间的问题。”侨银股份证券部人士向记者表示:“恩施公司是中标后刚设立的新公司,进场需要先投入、但没有收入。该公告的统计时间截止日期是3月31 日,当时公司对恩施公司尚未完成注资,在之后公司转入投资款850万元后,恩施公司的负债率就降至了7.32%。”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侨银股份的债券评级机构,中证鹏元在2021年的债券跟踪评级报告中表示:侨银股份垫资规模较大,应收账款及合同资产对公司资金形成占用,运营效率下滑,且受限资产占比较高;资产负债率较高,有息债务规模持续增长,存在较大的短期偿债压力;在建项目面临较大的资金支出压力。

对于侨银股份目前是否尚有其他稳定可靠的融资渠道,上述证券部人士未做详细回复,其仅表示,作为上市公司,公司直接融资会较其他公司容易许多。


国际节能环保网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国际节能环保网无关,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凡注明“来源:国际节能环保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国际节能环保网,转载时请署名来源。

本网转载自合作媒体或其它网站的信息,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

阅读 4027

分享到 点赞

看过此内容的人还读过

更多环保信息推荐 >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