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市政污水

博天环境最终花落中国能建葛洲坝,实控人将成为国务院国资委

来源:环境界    时间:2021-06-07

6月4日晚间,博天环境发布定增公告,公司拟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24,523,716股(含本数),由葛洲坝生态全部认购,本次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人民币565,337,670.64元(含本数),扣除发行费用后的募集资金净额拟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与此同时,公司控股股东汇金聚合与葛洲坝生态签署《表决权放弃协议》,在表决权放弃期限内,汇金聚合自愿放弃持有的53,960,277股上市公司股份对应的表决权。

加上此前葛洲坝生态受让国投创新及复星创富的5%公司股份,这一系列事项完成后,葛洲坝生态将持有上市公司145,412,918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6.81%。通过《合作框架协议》、《表决权放弃协议》以及附条件生效的《股份认购协议》等协议的约定,葛洲坝生态将成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国务院国资委。

至此,博天环境与葛洲坝生态的战略合作终于又迈出实质性一步。

自2019年遭遇危机,博天环境的“引战”之路已经历时快两年。在滚滚向前的混改潮里,博天的“引战”经历略显曲折。

仅梳理发布的公告我们发现,博天环境先后与中国诚通生态、青岛融控、中汇集团等多家国资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有消息称,博天也曾与三峡、中车等商谈过收购事宜,这些动作最终都没有下文。作为行业的明星企业,博天环境的一举一动一直备受关注。而多次“引战”不成也不免引发业界诸多猜测。

2019年博天在爆出“绿债”问题之前,仍积极筹措了11.9亿元归还了银行贷款,但这一大笔支出也一下子加剧了资金链压力,打乱了博天的阵脚。而彼时,由融资难引发的“混改潮”高涨,博天本身就是稀缺资源,很多央企国企纷纷抛出橄榄枝,博天不淡定了。没踩准节奏让博天走了不少弯路。

其实同样在2019年,葛洲坝就已经和博天有了初步接触。但当时博天环境的控制权还处在“限售期”,待到2020年初股票终于解禁,又赶上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葛洲坝总部所在地武汉更是重灾区。

“引入战略投资者是一个双向选择的过程。就像处对象,不能看见别人都结婚了就慌了,还是要理性抉择对的人。作为公众公司,有时候确实需要给投资者和债权人一个交代,但更为重要的是在承受压力的过程中保持定力,从容面对选择”,赵笠钧坦言。

兜兜转转,2020年11月,博天和葛洲坝开始重新接触。2021年初,双方签署股权认购协议。不久后,葛洲坝生态与博天签署了9亿多的项目分包协议,其中看得到葛洲坝满满的诚意。

时至今日,“天时地利人和”,这段姻缘终于促成了。

赵笠钧说,博天与武汉格外有缘,博天的第一个啤酒项目就是武汉的东西湖啤酒厂废水处理项目,第一个乳制品废水治理项目、第一个水环境区域综合治理项目也都是在武汉,博天和武汉似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引入葛洲坝这样的国资战投者,是博天再出发的关键一步。赵笠钧这段带着浪漫主义色彩的描述给了这场联姻更多的想象空间。

牵手葛洲坝,终遇对的人?

公开资料显示,葛洲坝生态成立于2019年6月,是葛洲坝集团旗下专业从事生态环境工程的全资子公司,主营业务涉及水环境治理、土壤修复、生活垃圾处理等。虽然葛洲坝生态成立时间不长,但其背靠的葛洲坝集团却是国内较早进入环保领域的央企之一,这些年在生态环保领域也颇为活跃。

葛洲坝集团因独家建设万里长江第一坝——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而得名,因承建世界规模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三峡工程而闻名,是世界500强中国能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的核心子企业集团。经过半个世纪的发展,葛洲坝已经在大电力、大交通、大建筑、大环保、新基建等领域形成了“四大一新”全口径工程承包专业能力,打造了海外、交通、房地产、水务、文旅五大投资平台,年营收额千亿以上。

2018年,葛洲坝集团凭借环保板块260多亿的业绩登顶环境商会首届“中国环境企业50强”榜单,次年持续领跑。虽然2020年因未披露环保业绩未能上榜,但葛洲坝深耕环保的决心始终如一。截止目前,葛洲坝集团已经完成水环境治理、污土污泥治理、固废垃圾处理、再生资源回水利用、清洁能源等多个板块的环保布局,而此次与博天环境的战略合作,更是彰显了其大力布局环保业务的决心。

葛洲坝表示,在我国“2030年碳达峰、2060年碳中和”和“污染防治攻坚战”深入推进的大背景下,环保业务必然迎来更加广阔的发展前景。博天环境在水业关联的环境领域拥有品牌、业绩、团队、技术优势。葛洲坝与博天环境的合作契合国家战略,符合中国能建主业定位,使命一致。葛洲坝将发挥自身优势,支持博天环境主营业务发展,希望双方加强商业模式创新,实现资源优化配置,抓住历史发展机遇,共同谱写高质量发展的新篇章。

而这场等待已久的合作对于博天环境而言又意味着什么?

博天环境认为,葛洲坝集团具有良好的决策管理体系、严密的风险防控机制、扎实的工作作风,更有践行国家战略的家国情怀,和博天环境战略方向高度一致。这场合作不仅可以增强博天的资本实力,降低资产负债率,优化资本结构,提升公司的市场竞争能力和抗风险能力。同时,借助葛洲坝集团的融资能力,拓宽公司融资渠道、降低融资成本,减少公司财务费用支出,提升公司的盈利水平。

但在赵笠钧看来,合作的要义远不在此,他更看重的是未来博天与葛洲坝以及中国能建的战略协同效应,带来公司自身主业能力的持续提升,实现高质量发展。

多年来,博天在水业关联的环境产业布局下,保持工业、市政双轮驱动,尤其在工业水处理领域拥有行业领导者地位。葛洲坝生态在河道流域治理等领域投资运营、工程设计与建造能力突出,双方业务具有较强的协同性、互补性,能够形成从设计、建造到运营管理的全产业链。

2021年3月,中国能建吸收合并葛洲坝的方案敲定。为匹配能建集团的战略定位,能建和葛洲坝的环保业务也将面临进一步整合,届时,作为能建集团旗下唯一一家环境上市公司,博天环境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博天也能与中国能建集团在能源和新能源等绿色相关产业产生共振,实现优势互补、互利双赢。

要成为怎样的博天?

今年的1月18日是博天环境成立26年的生日。生日当天,博天发布了一则葛洲坝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陈晓华一行来考察调研的新闻稿。简单的新闻稿里表达了双方要将合作“走深走实”的期待,更传达了一个核心思想——“博天依然坚守初心,勇往直前”。

在环保行业,活了20年以上的企业绝对称得上老牌了。而博天因为极富时代色彩的独特成长境遇,以及领军人物赵笠钧而备受关注。

成立于1995年的博天环境,经历过外资、国资、民营等多种所有制洗礼。2005年,在企业危难之际,赵笠钧接手博天环境,随后带领博天成长为水处理领域的领军企业。2011年到2015年五年间,博天环境的营业收入年复合增长率达到53.89%,这个数字在当时让很多环境上市公司望尘莫及。进入“十三五”,博天环境在市政领域发力,形成“工业+市政”双轮驱动。2017年2月17日,博天环境在上交所正式挂牌。

再后来,由于国家宏观形势的变化,PPP项目政策调整,经济下行,资金收紧,PPP项目因地方政府支付出现问题以及自身原因,不少大干快上的民营企业遭遇了资金滑铁卢,博天环境也陷入了发展危局。

遭遇危机后,博天环境一面积极寻找战投,一面采取了调整战略布局、压缩投资规模、优化费用结构等一连串自救行动。到2020年底,博天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缩窄至约4.28亿。2021年第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47亿元,同比增长151.3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79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718.94万元,扭亏为盈。

企业生长进化的过程中,理性和现实之间确实很难平衡,很多经历似乎在所难免。现在的博天环境也深刻认识到了追求更有质量增长的价值,更加重视公司核心竞争力的打造,而非在市场机会上跟风。

在赵笠钧看来,任何组织的生长进化过程都会经历困难和反脆弱的挑战,受到的冲击越大,反作用力也越大,可能给你再次出发的回弹力量也会更大。

曾喊出千亿梦想,也曾为不理智付出了惨痛代价。历经起起伏伏、生死考验,赵笠钧仍然没有放弃的东西有两样,一是坚定地相信未来,二是成为“世界级环境企业”的梦想。

“越是宏大的目标,前行的路上必将遭遇更多的挑战。但我们不能因外界的动荡而动摇,更应以自身长期的确定性,对抗外界的不确定性。”赵笠钧始终相信,要收获更长远的价值,实现长远的发展,就要有宏大的目标以及相信未来的勇气。

“博天现象”背后的产业思考

时代巨轮滚滚向前,从不以个体意志为转移。

环境行业经历了高歌猛进下的行业之殇,同时,环境领域竞争主体不断增多,行业竞争持续加剧,在政策及产业发展驱动下,环境产业呈现出大市场、大项目、大需求的趋势,项目的赢取对环境企业的资金实力、政府协调能力、技术能力以及全产业链覆盖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拥有资金优势、体制优势和系统优势的央企具有很强的竞争力,环境产业格局因此发生了巨变,竞争要素变了,环境企业曾经的优势被趋势改变了。

产业视角下,博天顺势而为。根据环境商会统计,近三年时间里已有超过20家民企完成与国资的混改,累计涉及的交易金额接近300亿,形成了浩浩荡荡的混改潮。而且伴随双向混改的持续推进,将会出现更多的“国民共进,国民融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混合所有制企业将成为市场主体的一股重要力量。

赵笠钧认为,混改是双向选择的结果。民企需要国资支持,国企也希望通过股权结构调整,带进民企基因。不同所有制的融合需要探索出一套更好的市场化治理机制。

此次合作,博天与葛洲坝在未来公司治理安排层面也达成了共识。公告称,各方将共同致力于发挥混合所有制的体制与机制优势,引入国有企业的系统性风险管理,并继续发挥民营企业的创新活力。公司将设立联席董事长,保持现有高管团队的稳定,保障公司业务平稳发展。从这一系列治理安排,看得出葛洲坝对赵笠钧个人及博天环境高管团队的高度认可。

近年来,快速增长的环境需求下,产业供给能力的不足越发凸显,带来了产业格局的激烈重构。跨界进程加速,央企、国企大举进入,地方国资平台也在崛起。收并购行为激增,产业头部势力进一步集聚。国资逐渐在以投建、资源调配等方面占据主导,而技术、产品及服务供给界面仍以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为主力,产业整体回归公共服务属性。

作为环境商会会长,赵笠钧认为,如果从产业的视角来看,博天走的每一步,既有个体成长的独特考量,也是时代浪潮下顺应市场需求的必然选择。不同所有制企业看待市场化的角度不尽相同,民营企业希望在市场上公平地获得资源,而央企国企则希望通过市场化手段突破自身的治理瓶颈。当前产业进入深度转型期,亟需提升产业的供给能力,我们应该用更广阔的视角,更多地去关注整个产业的市场化改革,如何充分发挥市场的资源配置作用,促进产业由做大走向做强,培育出更多更富有生命力和创造力的精英企业。

赵笠钧表示,环境商会自成立以来,一直在推进环境产业市场化,下一阶段也依然要高举市场化旗帜,推动产业的可持续健康发展。

“经过巨变的考验才能迎来全新的局面,练就更强的体魄。产业也会朝着更理性、更健康的方向发展,我们对未来始终葆有积极的态度。”


国际节能环保网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国际节能环保网无关,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凡注明“来源:国际节能环保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国际节能环保网,转载时请署名来源。

本网转载自合作媒体或其它网站的信息,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

阅读 3796

分享到 点赞

看过此内容的人还读过

更多环保信息推荐 >
返回